中時社論》撤換黃金 侯柯直接對談

中時社論》撤換黃金 侯柯直接對談

社論

藍白合爲主流民意之所企盼,更是臺灣脫離兵兇戰危險境的有效解方,兩個陣營日前首度協商,在最強候選人產生方式及一些政策主張上存有歧異,未能達成合作協議。其後,兩方不斷放話,互指對方的不是,至於是否進行第二度協商,民衆黨迄未迴應國民黨3天內續會的提議,還質疑對方沒有再提具體方案。時間緊迫,如果這幾天談不定,藍白合及在野力量整合可能淪爲泡影,民進黨賴清德躺着就可以當選。

鷹派主談 增加仇恨值

兩黨不僅在合作方式與政策主張上存有差距,連合作意願都高低不一。由於國民黨是最大在野黨,基層實力雄厚,立委選舉選情也遠優於民衆黨,因此沒有可能禮讓柯文哲爲正,否則有滅黨的風險,加上候選人民調沒有必勝把握,所以不願採行比較簡易可行的民調,而提出「民主初選、全民投票」。民衆黨缺乏組織動員能力,採用民主初選方案極可能落敗,柯文哲一旦不能參選總統,以母雞身分拉擡立委選舉的氣勢必然減弱,所以堅持較有獲勝機會的民調方式。兩黨合作變成兩黨對仗,且變質爲淘汰賽,在關鍵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。

政見上的差異也明顯存在。在「下架民進黨」的最基本目標上,國民黨非常執着,柯文哲卻只要政黨輪替,而且不排斥將來與國會最大政黨聯合執政的可能,實際上與他一路以來猛攻的民進黨貪腐、墮落、無能的言論不合。另外,民衆黨也不贊成「反對臺灣獨立」、成立特偵組等侯友宜重大政見,所以歧見差距頗大,也讓人感到他是在拉攏淺綠選票。

第一回合談判後,演變成雙方互相叫陣,顯現兩方派出的協商代表並不恰當,金溥聰和黃珊珊雖然都是競選執行長或總幹事,但他們對於藍白合都被歸類爲「鷹派」,傾向於不贊成,由他們負責主談,結果無非就是破局。試問,金溥聰橫空提出的民主初選制度,可行性有經過黨內的分析討論和細部評估嗎?從民衆黨鋪天蓋地的批評就不難知道,這個制度的提出就是不想談成。

而黃珊珊除態度強硬提出「二選一」民調方案,最引人側目的就是她對潛艦案的迴護。最近引爆的潛艦國造議題顯然是藍白的一個矛盾點。國民黨立院黨團主攻潛艦國造弊案,國民黨力挺馬文君委員的監督權,黃珊珊卻力挺海鯤艦的專案小組召集人,也就是他的兄長黃曙光,並說她一家三代軍人爲國奉獻,不容污衊。軍人固然有其貢獻,更有其尊嚴,但如涉有弊案也不容質疑嗎?大陸連國防部長都落馬了,臺灣還軍人萬歲嗎?試問,如果柯文哲當選了,潛艦弊案查不查?

《电子通路》抢炎夏商机 灿坤搭节能补助祭早鸟优惠

共同承擔 歷史性任務

Volkswagen士林展示中心 开幕

金溥聰和黃珊珊初步接觸已達成一些共識,也凸顯兩邊的差距,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。第二次的會議若再由兩人主談,只會更壞事,徒增雙方陣營的口角與仇恨值。一般會議都是透過幕僚談妥後,主帥再過場簽字認可,但由於時間緊迫,最好是雙方主帥面對面直接談,意見不同之處立即折衷妥協或是讓步,務期當場解決。

MLB》游骑兵投手伤很大 黄𬀩杰再返大联盟

對於兩黨之間的差異,侯友宜說「吃一點虧沒有關係」,藍營也說可以妥協,這是解決紛爭、促成合作的必要而有效方法。兩黨應該在促進政黨輪替的歷史性任務下捐棄本位主義,各退一步,促成合作。例如,民調製或是初選制,不必拘泥在你輸我贏的本位立場,只要公正、可行即可;至於特偵組,可以說執政後立即檢討現有體制偵辦貪腐之不足,若需加強獨立性與偵辦力,則立即成立特偵組。凡此種種,都可折衷處理,一切以完成整合爲前提。

兩黨目前承擔着解除燃眉之急的歷史性任務,也承載着6成以上民衆的共同期望,非政黨輪替不可。在這個關鍵時刻,多數民意希望兩黨齊心攜手,扳倒民進黨政府,選後促進臺灣走向發展的正途,穩定臺海和平與臺灣安全。藍白合是政黨輪替之所必須,也只有這個途徑可以帶給臺灣新的希望。兩黨不應再爲枝節問題互嗆,應儘快進行第二回合的會談,由侯友宜和柯文哲直接對談,以國家整體發展爲重,折衷妥協,促使藍白合立即成局,則臺灣幸甚、民衆幸甚。

重生之锦好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