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美普世價值的悖論 釀人間悲劇

歐美普世價值的悖論 釀人間悲劇
和魔王大人的契约生活开始了

這場難民危機暴露了歐洲普世價值本身的悖論和歐洲內政的困境。圖爲死於逃難途中的三歲男童,亞倫‧克緹。(圖取自美聯社)

2015年,敘利亞、利比亞陷入阿拉伯之春之際,西方世界一片歡騰,認爲是普世價值的勝利,一個民主的新中東即將誕生。但短短五年時間,歐洲的歡呼聲變成了歐洲沉重的負擔,一個巨大的難民潮正衝擊着歐洲,這難民潮的根源之一,則是歐洲在中東地區不遺餘力推廣普世價值的後果。《觀察者網》表示,這場難民危機暴露了歐洲普世價值本身的悖論和歐洲內政的困境。

《觀察者網》指出,西方長久以來把自己界定的自由、民主、人權奉爲普世價值,不遺餘力地向別國輸出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政治模式。發動伊拉克戰爭,推出大中東民主改造計劃利用中東地區人民欲變革訴求,通過推特、臉譜等新媒體,極力向中東民衆灌輸民主,讓動亂迅速從突尼西亞擴展到埃及、利比亞、葉門、敘利亞等國。造成利比亞政府軍政權迅速垮臺,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;突尼西亞經濟遭重創;葉門動盪和戰亂不止;埃及經濟凋敝、社會混亂,最終軍人推翻民選政府;敘利亞陷入全面戰爭,經濟崩潰、社會解體,全國約一半人口流離失所,一個原本初步繁榮穩定的國家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。中東大亂之際,極端組織趁勢而起,引發難民潮。

文中說,在難民潮前,西方普世價值面臨的悖論暴露無遺。首先、國家作爲一個有機體,至少包括政治、經濟和社會三個層面。阿拉伯之春帶來的改變的最多的只是國家政治層面,另外兩個層面根本沒有改變。此外,阿拉伯世界問題繁雜,諸如教派衝突、族裔矛盾、人口爆炸、經濟結構單一等難題,不是一個普世價值可以解決的,現再加上西方普世價值,更讓中東問題雪上加霜。

港现假外资 陆基金借道炒A股

其次,歐洲難民危機前,西方民主政治選擇站到了普世價值的對立面。自難民危機爆發以來,匈牙利率先在與塞爾維亞邊境修建藩籬,對硬闖邊界的難民使用催淚瓦斯,後又幹脆開放邊境,讓難民自由涌向德國和奧地利,震動了相關國家的政壇。雖然歐盟通過決定,要求把已在希臘和義大利登記的16萬難民,安置在28個歐盟成員國中,但多數東歐國家表示堅決反對。西方民主制度下,政客只對本國的部分選民負責,不對其他國家的人民負責,而民衆也大多隻關心自己的利益。另外,歐洲國家今天的經濟和財政狀況大都不好,國內問題還沒處理好,又如何指望他們歡迎來自中東地區的大批難民。

台股2天暴杀近千点 PTT乡民赔到崩溃!砲火一致狂骂他

第三、普世價值走到現在,已越來越難以包容多元文化主義。歐洲多數國家民衆和政府,對來自中東的穆斯林充滿了疑慮和不安,排外情緒高漲,已導致歐洲政壇右翼勢力迅速上升和多元文化主義的削弱,與西方的普世價值主張矛盾。

加速业务重整 通用拟撤出纽澳泰市场

最後,在歐洲難民危機衝擊下,普世價值的理念與國家現實利益之間矛盾。歐盟內部基於各種利益的分歧和矛盾,大家似乎都有共識,一旦涉及各自的具體利益的話,各自抽身。英、法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手,應爲難民潮擔負更多責任,但英、法出於國內民意的強烈反彈,成了最不願承擔責任的歐洲大國。還有阿拉伯之春的始作俑者美國,美國以擔心恐怖分子混入國內爲由,不願接收過多的難民,與其此前強勢介入阿拉伯之春姿態形成巨大反差。

柏林牆雖然倒了,但世界上窮國與富國之間的牆、強國與弱國之間的牆、不同宗教和文明之間的牆反而越來越高了。

等了24年 嘉市消二分队新厅舍动土

《通信网路》元宇宙有请法咪咪 宏达电、文化实验场跨界合作